Elizabeth的夏天还剩多久

心心念的大盘鸡

我才二十六呀,我还有梦

一切都安静下来了,我终于可以提起手机,整理好思路动笔了。可笑浮躁胡思乱想自己过度担心的情绪渐渐安静下来了。在文字的海洋里,好像一切世俗的纷扰都变得不重要了。

这世事,变化的可真快呀,前一分钟还活在以为自己是个幸运儿的幻想中无法自拔,后一秒就被所谓的现实狠狠打脸,我应该在感谢上帝赐予我意外的惊喜的同时也对他拿走了本没有想要期待过而幸运得到的东西感到释怀吗?其实有些东西从一开始没有也还好,但有了之后又没有了真的是一件难以承受的事情。

一份协议,打破了所有的幻想与支柱,以及失去了他的信任和慈悲。在不公平的环境中还要劝自己妥协,告诉自己要忍,这就是一种无能之处而不得不承受痛楚吧。渺小而无用的自己,想要挣扎去飞翔,却发现自己和大多数抱怨生活的人一样被一种无奈的力量捆住了双脚。

所以那就这样吧,承受应该承受的一切,并在这场洪荒中找到一个自我突破的出口,切忌愤世嫉俗,用沉默和创造武装自己,希望自己的蜕变可以带来另一次更加光明的机会。